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你的心意是繁华似锦的盛世

第166章

  

  赦厂长讲起来没完没了,最后还是丁主任来到他面前,伸出手腕让他看了看时间,他才很不情愿的做了收场。总而言之,赦超厂的讲话就是一直强调前场的重要性,磅上的重要性,过磅员的重要性。但其实是强调自己的重要性。让人觉得,棉厂没有他,就会停工倒闭。

最后发言的是贾玉轩,他刚要致词,在办公室值班的孙玉玲便小跑着来到会议室,来到前台贾玉轩的对面,隔着讲桌,大声说:“贾厂长,你的电话。”

因为扩音器的原因,她不大声说,贾玉轩根本听不到。她这一大声,不仅贾玉轩听到了,会议室的人差不多都听到了。

贾玉轩忙问:“哪里来的电话?”如果不是重要的电话,贾玉轩会吩咐丁主任去接。

孙玉玲如实说:“不知道,是个女的,提名道姓的让你赶紧去接,很气势的。”

如果是个男的来的电话,也没人在意,现在是个女的来的电话,还很气势,还提名道姓的让贾玉轩赶紧去接,台下几百名职工,台上几十名领导,整个会议室的人,都是一脸的好奇,都感觉打电话这个女的,与贾玉轩的关系非同一般。

所有人都望向贾玉轩,当然包括坐在最前排最西边的凤鸣。

贾玉轩一下子尴尬了,他不在意别人怎么想,只在意凤鸣怎么想。不由得望向凤鸣,见凤鸣也是一脸的好奇,漆黑如夜的双眼正望向他。

他冲凤鸣轻摇了一下只有凤鸣才能感觉到的头,起身歉意的向全体职工说,“对不起,我去接个电话。”然后来到大办公室,他以为是姐姐,因为只有自己的姐姐才会气势的提名道姓让她赶紧去接电话。

贾玉轩接了电话,却不是姐姐打来的,而是凤鸣的嫂子,莹莹打来的。

莹莹是县社财务科的,县社是棉厂的顶头上司,莹莹虽说是和他一起长大的玩伴,若一扯级别,也是他领导。

贾玉轩一听是莹莹,忍不住笑了起来。

“曹主任有何吩咐?”贾玉轩调侃说。因为莹莹的爸爸是县社一把手曹主任。

“去你的吧。”莹莹也笑了,然后她问贾玉轩,“厂里什么时候放年假?”

“就今天。”贾玉轩如实说。

莹莹便说:“是这样玉轩,你看凤翔的单位给分了婚房,过了年上班我和凤翔就要搬进去,想趁着年前打扫出来,会很快的,估计明天就完事了,等过明天再去接凤鸣回家,这两天呢,你给凤鸣说一下先让她在厂里呆着,千万不要让她一个人回去,也不要让她凑别人的车子回去,那不安全,就让她在厂里等着就是了。”

“曹主任的圣旨我会悉数传达给凤鸣,她如果不乐意等,我开车送她,这总可以吧。”贾玉轩说。

但他还是希望凤鸣在厂里等,因为这样,他就可以和她待在一起了。平时工作忙,想和凤鸣待在一起却没有那个时间,今天放假了,时间充余了,他就想和凤鸣尽情的待着,只有他和她两个人待在一起。

“那就辛苦领导了。”莹莹一听,当然乐意。

贾玉轩放了电话,回到大会议室,所有人的脸上,都写满了胡思乱想。

贾玉轩经过凤鸣身边时,冲凤鸣笑了笑,大声说道:“是莹莹,你嫂子的电话。”回到台上入座,贾玉轩对着话筒说:“对不起,让诸位职工久等了,刚才接的那个电话,也不是什么神秘女性的电话,而是县社财务科曹会计的电话……”

如此一来,全厂职工便都知道了凤鸣的嫂子是县社财务科的曹会计。

台下的职工都哄的一声笑了。

这一笑,把贾玉轩给笑得难为情起来。

台下几百名职工的目光都盯在他脸上,贾玉轩还是第一次面对这种众目睽睽的阵势。他上大学时,参加活动的阵势和场面比这更大,大好多倍,但那时他不是台上的主角,只是台下一员。但今天就不一样了,今天他是台上的主角,是棉厂一把手,此刻全体职工都看着他这个主角,他面上虽镇定自若,心里也不由的忐忑。

他心想,必须改变这种状态,把控全局。

贾玉轩拿起讲稿刚要开口,却突然停下,面向台下职工微微一笑,有些担心的说道:“心虚,我一开口讲话,会不会还有电话。”

他话音没落,台下台上是哄堂大笑。连坐在他旁边的赦厂长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如此以来,贾玉轩心里的忐忑便消失了,而是真正的镇定自若。

贾玉轩并没有按讲稿念。只是根据需要,参考了一下讲稿上的准确数据,除了讲稿的数据,他都是自由发挥。

按理说,听领导讲话是很枯燥的,特别是最后一个领导讲,职工的耳朵都会起茧子,会听得昏昏欲睡。但贾玉轩不是念稿。是自由发挥,时不时的增加个笑点,再加上他的英武的颜值,台下职工听得入迷。

贾玉轩的发言,是先对全厂职工的工作效率和工作态度给予了充分的肯定。他说棉厂能提前超额完成籽棉的收购任务和加工,是全场职工共同努力的结果。

贾玉轩特别强调:“棉厂是个大整体,工种与工种之间,岗位与岗位之间,都是环环相扣的,少了任何环都不能正常运转,彼此之间,没有尊卑之分。每一个岗位都是不可缺少的一环,每个工种,每个岗位,都非常重要,每个职工都是棉厂的有功之臣……”

贾玉轩这样特别的强调,主要是纠正赦超杰在讲话中过份夸大前场和过磅员的功劳和重要性的错误。

但事实上,前场前场,确实是冲锋在前的。但冲锋在前的前场,并不是独立于棉厂之外的部门,而只是棉厂的一部份,与别的部门的区别,也只不过是分工不同罢了。你在前场工作,是棉厂把你分配到前场了,并不是你天生就属于前场。

这些话,贾玉轩不便在会上直接说,那会刺激到赦厂长的。但他强调了其他工种的重要性,就等于否定了前场的一枝独秀。

贾玉轩用拉家常的语气说:“咱棉厂就没有轻松的工种,看着在花垛上喂花很简单轻松,是吧,却不知道热的时候能晒出油,冷的时候能冻僵。还有脱绒车间,荡的很,一进去就披一身花绒。在打包车间扣铁丝的职工,哪一个不是双手茧子……”

坐在贾玉轩旁边的唐厂长,听到贾玉轩说喂花职工“热的时候能晒出油,冷的时候能冻僵”那句话,感觉有些耳熟,仔细一想,是他曾经向贾玉轩汇报工作时也说过,不由得笑了。并带头鼓起掌来。

唐厂长一鼓掌,台下职工也跟着鼓掌。一时,掌声雷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