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的治愈系游戏

第789章 血中的人脸

我的治愈系游戏 我会修空调 6080 2022-08-03 21:56

  

  记者拿起了韩非的那杯血酒,一饮而尽,似乎只有酒精能够帮助他麻痹痛苦,让他短暂忘掉大脑里的那只虫子。

“你调查过永生制药开设的福利院?”

韩非的眼神发生了变化,他指着自己的脸:“你有没有看见过一个拥有治愈系人格的小孩?

“和那些孩子有关的一切记忆我都忘了,你如果真想要知道,可以去找那些把虫子塞进我大脑中的人。”记者随手扔掉韩非酒杯:“好了,让我看看你所说的那条通道。”

“没问题。”

韩非后退了两步,手指在属性面板之上移动。

“招魂!”

飞溅的血水瞬间撕裂了属性面板,浓重的血腥味仿佛酝酿已久的风暴,眨眼间吞没了这小小的房间。

原本侧躺在床上的记者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他用手臂支撑着身体,双眼牢牢盯着韩非身前。

他看不见属性面撕裂开的鬼门,但他能明显感觉到源源不断的恐怖气息正从房间某个地方传出,那血腥味并不属于摩天大楼。

“黄赢!”

两个简简单单的汉字,却让血海上的风暴变得更加猛烈,另外一个被韩非唤出的怪物也好像感知到了什么,血影正在大楼中疯狂移动。

悬浮在海面上的鬼脸开始尖叫,在韩非意识的强行驱使下,它们一个接着一个撞入血海。

晃动引魂铃,黄赢的名字被一个鬼脸咬住,拖出了海面。

五根手指抓住了鬼门边缘,一滴滴血珠顺着白色外衣滴落,黄赢身后跟随着不断扭曲变化的梦魇,一步步从鬼门中走出。

完全沉浸在噩梦中的漆黑瞳孔逐渐恢复正常,黄赢看见韩非后,脸上的表情慢慢舒缓:“需要我做什么?”

黄赢从不问韩非遇到了什么麻烦,只要他能做到的,一切都没问题。

“你这是要冲四十级?”韩非也没想到黄赢升级的速度这么快,他现在是越来越有第一玩家的气场了。

“我从十几个隐藏职业里挑选出了自己最适合的三个,已经完成了三转,应该也能帮上你一些忙了。”以前的黄赢只是空有等级,心态还和普通玩家一样,但自从他被蝴蝶拉进梦境,让蝴蝶幻化成的妈妈杀死无数次后,黄赢就真的变了。

不用韩非开口,黄赢就打开了物品栏,展示自己收集到的各种稀有物品和道具:“这些都是给你准备的,一直没机会给你。”

“黄哥,你真是帮了我大忙了。”如果是在其他地方,黄赢带来的那些东西用处不大,但在这摩天大楼内,一块没有被霉菌污染的肉都能换来很多东西。

“能帮上你就好。”黄赢在从物品栏里取东西的同时,也看向了旁边的记者:“他是谁?”

“一个堕落的英雄。”韩非能感觉到血影在飞速靠近,那从血海里爬出的恶鬼似乎也对黄赢很感兴趣:“黄哥,我马上送你走,这里太危险了。”

把黄赢送来的物资装进自己物品栏,韩非立刻使用回魂将黄赢送了回去。

在黄赢离开后,那血影好像失去了明确的目标,朝韩非这边移动的速度明显变慢。

“你应该也看到了吧。”韩非把一瓶浅层世界的酒放在记者面前:“我可以带你回家。”

“家.....”记者不知道已经多久没有听到过这个字眼了,他望着鬼门出现的位置,瞳孔开始剧烈跳动,一个个血红色的罪名从他脖颈冒出,好像烧红的烙铁一样。

不过现在的记者根本感觉不到疼痛,他抓起了那瓶酒,狠狠的灌了一口。

喉咙火辣辣的,他的眼中依旧满是血丝,但眼眸深处的灰烬却重新燃起了一点光亮。

“你只要能带我离开这栋摩天大楼,让我再见一面我的孩子,亲眼看到他还活着!那我拥有的所有一切都可以给你!包括我的灵魂、尊严和自由!

摇摇晃晃站起,记者又脏又乱的头发散在脸上,他看似瘦弱的身体里隐藏着可怕的力量,那一个个血红色的罪名好像毒虫般,赋予他力量和特殊天赋的同时,也在时时刻刻折磨着他的意志。

“成交。”韩非握住了记者伸出的手。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你已发现夜警--季正!”

“季正:夜警根据危险程度分为危、禁、灾、夜四个等级。”

“注意!曾经最执着于正义的他们,现在已经变成了楼内最恐怖的人!一定要小心他们!哪怕是最弱的夜警也极度危险!”

系统的提示里没有关于季正能力的信息,也可能是因为季正还没有完全信任韩非。

“我来找你还有一个原因,六楼长廊深处隐藏着一只灾鬼,有位幸存的锈梯清洁工让我来找你。”韩非准备着手那个高难度e级任务。

“他已经成为了灾鬼吗?”季正脸上露出了一个残忍的笑容:“以前锈梯清洁工曾拜托我去击杀那个孩子,但他们不知道的是,那孩子就是永生制药福利院当中被害死的小孩之一。我也不清楚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六楼,还成为了一段充满怨恨的诅咒。”

“你认识灾鬼?”

“何止是认识。”季正摸着自己的照相机:“我拿了锈梯清洁工的报酬之后,不仅没杀那个孩子,还教会了他如何变得更加强大。那孩子是我用罪恶和仇恨一点点养大的,他现在应该是无法控制住自己了,仇恨要成为一场灾难了!

季正现在的样子确实和之前完全不同,他心中善与恶的天平已经被摧毁,只留下一个千疮百孔的自己。

“那孩子知道自己最终会变成怪物吗?”

“我曾给过他选择,是要没有痛苦的离开这个世界,还是要永远痛苦的活在这里,然后把自己的痛苦散播给那些喜欢制造痛苦的罪犯。”

季正起身推开了酒馆隔间的门,外面昏暗的光线照在了他有些狰狞的脸上:“他最后做出了和我一样的选择。”

看到季正走出房间,酒店大厅一下变得安静,他们惊恐的盯着季正,惊讶的望着韩非。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这座大楼,是怎么对待我们的,我们就怎么去回报它。“韩非点了点头,触碰鬼纹:“这很公平,不是吗?”

“你这缉罪师怎么跟夜警似的”季正嘴角的笑容愈发明显,他和韩非并肩走出了酒馆,其他特殊居民则跟在他俩后面。

几人走向电梯,但还没到电梯间,楼下某一层就传来一声十分刺耳的尖叫。

韩非的灵魂好像被针扎了一样,剧痛传来,他仔细感受,发现自己和鬼门血影之间的联系突然加强。

那血影好像在楼道里和某个东西爆发了冲突,全力出手,使用了什么未知的特殊能力。

“胆子真大,敢在晚上十二点后走楼道。”

红姐小声嘀咕的声音被韩非听到了:“楼道十二点后很危险吗?”

“楼道里有禁忌存在。”季正拿起相机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拍摄了一张照片:“不过普通人遇到禁忌也不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除非禁忌遇见了禁忌。”

他朝着相机里看了几眼,催促韩非:“走吧,我们先去六楼,我会带那灾鬼离开。”

“你们几个拿着电梯卡去六楼,我现在要到其他地方去。”

韩非一把抓住了收藏家:“你是十楼锈梯清洁工的头子,手里应该还有其他的电梯卡吧?”

“有是有,可我不能随便带别人使用..”

“少废话。”韩非看向季正:“如果灾鬼能够控制住自己,我愿意接纳他,六楼是我的地盘,你可以在那里做各种尝试。”

“你急着离开是因为楼道里的禁忌吗?”季正摆弄着相机:“我确实看到你和那禁忌被命运的线连接在了一起。”

“事不宜迟,马上动身!”韩非低估了季正的能力,不过这对他来说是好事。

绑住收藏家,韩非逼着对方使用电梯卡,他们一起进入了九号电梯。

“动作快点!“韩非心神不宁,他已经能感觉到血影在飞速靠近了,那楼道里的禁忌似乎伤到了它。

“我们要去哪一层?”

“越往上越好!“韩非关闭电梯,他看到收藏家按下了通往25楼的按键:“不能去更高的楼层了吗?”

“乘坐电梯也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越高的楼层就越容易遇到意外,25层是我能去的极限了。”

季正很想哭,他已经太久没有这种无助的感觉了。

“我姑且信你一次。”韩非扫了一眼电梯屏幕上缓缓变化的数字,脸色阴沉,他和血影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那家伙好像也进入了电梯间,正抓着电梯下面的补偿链疯狂往上爬。

“我第三次招魂时刺激到了它,后面它和楼道内的禁忌搏杀受伤,现在应该处于最疯狂的阶段,我可不能在这时候被它追上。”

点开属性面板,韩非退出键还未亮起,不过算算时间,应该也快了。

人类的悲欢并不想通,韩非急的冒汗,收藏家却盯着不断变化的数字呼出了一口凉气,楼上的禁区非常多,不能随便乱去的。

11层、13层...

当电梯停在15层时,电梯轿厢底部出现了一点血渍。

在很短的时间内,那血渍就扩散了一大片,血污好像泉眼一样从电梯底部渗了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收藏家面露惊恐,他乘坐电梯那么多次还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15层有没有什么危险的地方?”韩非疯狂按着电梯开门键。

“我很少来15层的。”收藏家愣神的刹那,电梯门朝着两边打开,韩非已经冲了出去:“你去哪?”

“跑!”

韩非回答的干净利落,大概几秒之后,还站在电梯里的收藏家感觉整片世界都化为了血红色。

他抬头看去,猩红的血影包裹住了电梯轿厢,那血潮之中隐约有张和韩非很相似的人脸。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